王进喜:石油工人一声吼 地球也要抖三抖

   2011-05-13 石化石化

5768

王进喜:石油工人一声吼 地球也要抖三抖

王进喜王进喜,中共党员,1923年9月出生,15岁时到玉门油矿当童工。1949年玉门解放后到钻井队工作,1960年参加大庆石油会战。为大庆油田开发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。大庆会战初期被誉为“铁人”、“五面红旗”之一。他是石油工人的杰出代表,中国工人阶级先锋战士。他先后当过钻井工、司钻、钻井队长、钻井指挥部钻井二队大队长、钻井指挥部副指挥等职。曾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,中共“九大”代表,中共中央委员。1970年11月15日因病逝世,终年47岁。


     “铁人”王进喜,全国著名劳动模范,“五面红旗”之一,是大庆人的杰出代表,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战士。
  王进喜,1923年9月生于甘肃省玉门县赤金村。6岁开始给地主放牛,也曾拉着双目失明的父亲去要饭。1938年,15岁时到玉门油矿当童工。1949年玉门解放后到钻井队工作,当钻工、司钻。  195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担任钻井队长。
        王进喜干工作一贯地积极努力,有一种争上游的精神。1958年7月,在全国石油工业现场会上,为了加快玉门油田的建设,王进喜首先提出“(钻井进尺)月上千(米),年上万,玉门关上立标杆”的奋斗目标。同年9月,他带领1205钻井队(当时叫1262钻井队)艰苦奋战,创造了月进尺5009米的最新纪录。还摸索出一整套优质快速打井的经验,为提高钻井速度和质量,闯出了新路。1959年创年钻井进尺7.1万米的全国最新纪录。一年的进尺相当于旧中国42年钻井进尺的总和。那一年,王进喜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,光荣地出席了全国群英会,参加了建国10周年大庆的国庆观礼。
     由于在旧社会受过压迫,饱尝了旧中国“贫油落后”的苦,王进喜有一种高度的主人翁责任感和迅速改变落后面貌的强烈愿望。在参加群英会期间,他看见北京街头因缺油而背上煤气包行驶的汽车,心里非常难过。想到没有石油国家作这么大的难,从内心里感到愧疚。开会期间,食不甘味,夜不成眠,整夜在招待所的地毯上和衣而卧想心事,他说:“我不相信石油都埋在外国的地底下。”他决心要为改变落后面貌而拼命干。听说我国东北发现了大庆油田;他心情无比高兴,摩拳擦掌,“恨不得一拳头砸出一口井来”,提出申请要去参加大庆石油会战。
      王进喜1960年3月,王进喜率领1205钻井队从玉门日夜兼程赶奔大庆。到萨尔图以后,王进喜下了火车,一不问吃,二不问住,找到调度室首先问:“我们的钻机到了没有?我们的井位在哪里?这里的钻井最高纪录是多少?”得知井位在马家窑附近,他立即带队步行两个小时来到井场。他看到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和那黑油油的土地,万分激动他说:“我们国家就是一块宝地。这回我们掉进大油海里啦,甩开膀子干吧,把‘贫油落后,的帽子甩到太平洋里去。”当天夜里,全队33人就住在老乡的马厩里、牛棚里,有的就在野外餐风露宿。第二天来到火车站,本队钻机没到,就帮助别的队卸车,一连卸了7天,被评为“干劲第一”的有名的义务装卸队。
     1960年4月2日,从玉门发出的钻机运抵萨尔图。可当时吊车、汽车,拖拉机非常少,一半会儿轮不到他们用,60多吨重的钻机设备无法卸车、搬运和安装。面对重重困难,王进喜对大家说:“遇见困难怎么办?这就象打仗一样,不能退下来。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!”“只能上,不能等;只准干,不准拖!”他带领全队把钻机化整为零,采用“人拉肩扛”的办法把钻机和设备从火车上卸下来,运到马家窑附近的萨55井,安装起来。连续苦干三天三夜,王进喜没离开车站和井场。行李放在老乡家,一次都没去睡过。房东赵大娘看见王进喜这样拼命地干,对工人们说:“你们的王队长可真是个铁人哪!”工作组把这个情况向领导汇报,石油工业部部长余秋里同志大力赞扬。在油田首次技术座谈会上,会战领导小组做出决定号召全油田职工“学习铁人王进喜,人人做铁人”。会后立即掀起向铁人学习的高潮。
    王进喜文化不高,但爱读毛主席的书。从玉门来大庆,别的东西都托运了,唯独把群英会上得的《毛泽东选集》带在身边。他坚持边学文化,边学毛主席著作。他说:“学会一个字就搬掉一座山,我要翻山越岭去见毛主席。”会战开始以后,面对重重困难,会战工委做出学习毛主席《实践论》、《矛盾论》的决定,王进喜响应号召,认真学“两论”。通过学习认识到:“这困难,那困难,国家缺油是最大困难;这矛盾,那矛盾,国家没油是最主要矛盾。”因此,战胜困难信心更足,行动更自觉。要开钻了,但因当时水管线没接通,罐车又少,供水不足,王进喜就带领工人到附近水泡子破冰取水,用脸盆端了50多吨水,保证萨55井于4月14日正式开钻。在整个打钻过程中,王进喜没离开过井场。饿了,啃几口冻窝窝头;困了,裹着老羊皮袄靠着钻杆打个吨儿。经全队工人努力,只用5天零4小时就打完油田上第一口生产井。
     “宁可少活20年,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!”这是王进喜说过不止一次的话。他时时刻刻都在实践着自己的誓言。第一口井完钻后,王进喜指挥放架时,被滚堆的钻杆砸伤了脚,当时昏了过去。醒来时一看几个工人围着他抢救,井架还没放下来,就说:“我又不是泥捏的,哪能碰一下就散了!”说完站起来继续指挥放架子、搬家。领导知道后,把他送进医院,他又从医院跑出来,回到第二口 (2589井)井场拄着双拐指挥打井。钻到约700米时,突然发生井喷,井场没有压井用的重晶石粉。经过研究采取用加水泥的办法,提高泥浆比重压井喷。水泥加进泥浆池就沉底,又没有搅拌器,王进喜就扔掉拐杖,奋不顾身地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。经全队工人奋战,终于压住了井喷,保住了钻机和油井。
    1960年4月29日,会战总指挥部在萨尔图万人广场召开庆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暨石油会战誓师动员大会,王进喜和其他红旗手骑马戴花绕场一周,受到全场的欢呼。会后,大会战正式打响,“学铁人,做铁人”活动也更加轰轰烈烈。
    在学、比、赶、帮、超中,王进喜谦虚好学,以高尚的共产主义风格,支持和帮助兄弟钻井队赶上和超过自己,在当时钻机配件紧缺的情况下,他把自己从玉门带来的钻头和急用的方钻杆、方补心、柴油机飞轮等无私地支援别的井队,自己却把旧的修修继续用。在油田开发最紧张的日子里,经常利用倒班休息的时间,亲自带人到兄弟队去学习先进经验,传授快速钻井的技术。1960年7月初,会战领导小组决定晋升王进喜为钻井工程师。1960年7月28日,会战工委做出《关于开展学习“王、马、段、薛、朱”运动的决定》,王进喜被树为大庆会战的“五面红旗”之一。
    1961年2月,王进喜担任钻并指挥部钻井二大队大队长,负责管理十几个钻井队。他经常身背干粮袋,骑着自己在玉门时买的摩托车,深入到各井队井场,调查研究,检查指导工作,为基层解决生产、生活、技术和工人思想上的各种实际问题。为了打出井斜不超过3度的直井,他住在井队,同钻井技术人员、钻井工人们一齐研究、试验,终于摸索出一套打直井的办法,钻成了最大井斜只有0.5度的笔直井。钻井二大队远离油田中心,工人生活不方便,他就起早贪晚,带领工人开荒种地、烧砖盖房,自己办起了商店、粮店、邮局、卫生所,盖起了职工宿舍、家属住房、办起了基地。为解决孩子们就近入学,还亲自当校长办起一个“苇棚小学”。这所学校后来发展成“铁人小学”、 “铁人中学”。
    1964年冬,王进喜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。同年12月,出席了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。他在大会上“为实现石油自给,艰苦奋斗不息”的发言,受到全体代表的热烈欢迎。周恩来总理在人大会议期间亲切地接见了他。
    1965年王进喜任钻井指挥部副指挥。他说:“我当了干部,仍然是个钻工”。坚持深入基层,坚持参加生产劳动,不脱离实际,不脱离群众。他依然保持着“跑井”的老习惯,到现场去解决生产、技术和后勤服务等问题。他自己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,而对职工家的生活格外关心。凡是职工的住房、用水、交通、孩子入学、伤病医疗大事小情都亲自过间,帮助解决困难,为人民群众操尽了心。他说:“我从小放牛。牛吃草,马吃料。牛的享受最少,出力最大。我愿意为人民当一辈子老黄牛。”在荣誉面前,王进喜一直谦虚谨慎。他说:“成绩完全属于党,我们小本上只能记差距”。
    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王进喜被关进“牛棚”,受到了无情的揪斗和残酷迫害,为了保护油田生产建设不受损失,保卫党和人民群众的利益,他不顾个人安危,和广大职工一起,同林彪、“四人帮”进行了坚决的斗争。一小撮坏蛋私设公堂,刑讯逼供,写好纸条,摆上录音机,逼他承认“大庆红旗是黑的”。王进喜说:“我认字不多,但这么多字我还认得。想让我承认大庆红旗是黑的那是痴心妄想。刀架脖上也不承认。”在油田事故不断,出现“两降一升”的严重局面时,王进喜同几个老工人商量,给周总理写信,反映油田情况,为周总理批示“大庆要“诙复‘两论’起家的基本功”提供了依据。
    1969年春,王进喜当选为党的“九大”代表。4月出席了党的“九大”,被选为中央委员。会议期间,毛泽东主席在周总理的陪同下,在主席台上接见了他,同他亲切地握手。
    王进喜经常说:“我这一辈子就是要干好一件事情:快快地发展我国的石油工业。”为了实现这一终生理想,为了改变我国石油工业落后面貌,王进喜在长达30多年的与艰难困苦斗争中,吃大苦,耐大劳,积劳成疾,得了严重的胃病和关节炎。但他长期置疾病与个人生死于不顾,顽强地为党工作着。1970年春,他去江汉油田进行学习和慰问,足迹遍及井场工地。4月又万里西行,去玉门参加全国石油工业现场会。在归途,胃病发作,到北京经医院确诊为晚期胃癌。在住院治疗期间、王进喜积极配合医护人员治疗,以钢铁般的意志同病痛展开斗争。在病重时,他想到的不是个人,不是小家庭,而是更加思念大庆,关心油田生产建设,惦记广大职工、家属,他嘱咐来探视的干部回去为职工。家属和前线井队解决生活困难。还自己拿钱托人买药为职工消灭臭虫。为了解决王进喜的困难,组织上给他一些补助。他都一笔笔地记上账,保存在枕头下,临终前好交给组织。真是为人民鞠躬尽瘁,为自己不取分毫。
    1970年11月15日,终因医治无效,王进喜同志与世长辞了,终年仅47岁。
    王进喜同志在大庆开发建设历史上,乃至我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上都占有重要的地位。他留下的“铁人精神”永远是鼓舞大庆职工前进的思想动力。大庆人一直在向“铁人”王进喜同志学习;大庆各级党组织也一直把“学铁人、立新功”做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坚持着。党中央对王进喜给予高度的肯定。1971年6月20日《人民日报》社论“工业学大庆”中说:“王进喜同志是毛主席表彰过的那种老实人,是发扬大庆油田‘三老’、‘四严’等革命作风的榜样”。
 
 
更多>同类资讯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说明  |  隐私政策  |  免责声明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 |  工信部粤ICP备05102027号

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1354号